上清太上八素真经



《太上隐书八素真经》者,乃玄清玉皇之道也。上皇天帝以此书授太微天帝君、三元紫精道君、真阳元老君。此君受书,施行道成后,以付太上道君。太上道君以传金阙 后圣李君,李君以付太虚真人、南岳赤君,使下授学道,宿有金名玉字,高阁刻名,当为真人者。太上之隐文,不传于地仙,地仙亦自不得获之矣。   

太上曰:夫五星者,是日月之灵根,天胎之五藏也。是以天精结缠,以成五星,天地赖以综气,日月击之而明。若夫天气不育,则三合亏盈,地气不育,则万物枯滞, 亏盈则天震地动。若夫列宿不守,则日月薄蚀,五星乱度,则二象失光。天地泰则五星映清,天精合则五星光明。星之灵道,太山上应,德神玉清,上照太虚,下朗 万兆。兆有得失,则五度错逆,兆有和吉,则流行顺道,映洞祸福,毫缕毕彰,玄照纤末,幽存功过者也。五帝上言于星中真皇,真皇上奏于太上玉君,是以辰光转 烛以示万生,傍行越位以告灾祥也。地建五岳之山,以象五行之星;人立五脏之神,以拟五行之用。三气回合,是以天地列备矣。星之为精,上通众精,下共光津, 吐纳则三华漱泽万灵,傍达三六,中含养生,其事洞而微极,其器浩而长揽也。仙人唯知飞丹召霜,煎炼云朱水玉,解金九炉炎霄,勤苦极于营赡,司候足于劬劳, 就有成者,不过升身上天,超跃玄洲耳。此故仙人而已,远可游于九宫之间矣,则未有得真人之门户也。吾今有一道,乃为上真之法,不但中真而已。子乃欲招致五 星,与同辇驾三素以上腾,坐八景以游盼,登太帝之西墉,纵形太空,白日登晨乎。吾昔受之于玉皇,行之迄今,四十六万年而不休者,翫此道之奇妙,乐五星之接 遇也。既得分形亿兆,生云育泽,上游玉清,下看太极矣,遂为太上之真人者,致五星之精也。隐祕妙术,藏之云阁,蕴抱灵诀,与之俱游者矣。子当下封万生,为 十天之帝,玄名碧书,早刻琼阁,宜令初学真人,受此祕章,令子传付施行,必当得人。此书是上真之诀,不得传地仙之夫也。出传之始,皆当须玄应感悟,灵告其 人,乃当清斋委约,誓盟三天,七百年中得三传,限尽藏之五岳,不复得出也。泄漏天文隐书,已告天帝,诛其三祖,又下三官,绝其身命,生被水火,死为下鬼 矣。诸学真之人而受此书,皆有太帝目名西华宫,有琅简蘂书于紫宫,当为真人者,乃得此文也。乃是子未生之前五千岁,已有玄名定录,当遇此经也。子勿以始受 此书,而谓非宿命之分矣。玉皇下盼游生,见有得 此书者,即告太上,使遣飞灵玉童三十六人,侍此书之所在处也。又告太极遣南陵玉女三十二人,卫此五星真君、君夫人之名字也。又并使玉童、玉女,卫护有书之 身。有书皆盛以别笈,开发省按,皆向书再拜,烧香左右。玉童、玉女司视功过,察人诚向,有 违有善,径闻太上,不可不慎。   

修行此道,五年之中,玉童、玉女见形,为子使役。行之十四年,道成,得与五星同舆,上诣玉清宫。   

夫上真之道有七,太上之道有三,中真之道有六,下真之道有八。    上真之道有七,列篇目于左: 第一曰太上郁仪奔日文,第二曰太上结璘奔月章,第三曰太上八素奔辰隐书,第四曰太微帝君飞天纲上经,第五曰高上大洞真经三十九章,第六曰金阙灵书紫文上经,第七曰黄老八道九真中经。 右上真之道,总而行之,为上清真人,给玉童、玉女各三千人,位为诸天帝之位。行则三色之节,从羣神万真,前导凤歌,后从玄钧,白虎启路,飞龙翼辕。

  太上之道有三,列篇目于左:

玉清隐书,神虎大符,金虎真符。

右太上之道,总而行之,为太上之道,给玉童、玉女各二千人,位为上真玉皇之君。行则五色神节,从千真羣仙,前导天钧,后从鸾歌,三真侍辕,腾翥九天。 中真之道有六,列篇目于左:太丹隐书朝真上经玉帝神符,三天正法凤真之文九真升玄文,三元布经四真之章太上金策,方诸洞房玉字上经六甲灵飞,灵宝祕文三皇内文天文大字,青要紫书曲素诀辞三五顺行。 右中真之道,总而行之,则为上清中道真人,给玉童、玉女各一千人,位为上清左右卿相之师。行则紫毛之节,从万神千真,前吹凤呜,后奏天钧,玄龙启道,五帝验轩,飞行太空,遨戏丹霄。

  下真之道有八,列篇目于左:

上清九化十变三九素语,丹景道精隐地八术,天关三图玄皇玉书,神州七变七转洞经,紫度中方石精玉马之母,绛录黄道玉目龙书众文,素奏中章五行祕符,五帝玉玄上元五书。

右下真之道,总而行之,则为上清下元真人,给玉童玉女五百人,位为上清左右大夫之官。行则五色之节,从众神玉女,前啸九凤,后吹八鸾,白虬启道,太极验轩,飞行倒景,遨游紫房。   

上清上真、中道真人、下元真人,所应施修道经,各有篇目,分别为部第,令相随也。若总修一真之事者,当尽得一真之部书,兼而行之,则为上清真人。   

若 所得书不备具,或得上经,或得中篇,或得下文,虽专修行而阙其余者,但可飞仙而已。远诣太极,下游五岳,自不得为上清三真也。子当勤心天地,启告神玄,远 游名山,祝愿千灵,寻求宝文,令道德备焉。既修行一部,上登上清,所给玉童、玉女,便有千数百矣。若偏得一书,而不都具,则玉童、玉女,故自依所受书限, 而给卫之耳。

唯修《太上郁仪奔日文》、《结璘奔月章》、《八素奔辰隐书》,便登上清为下元真人,以不尽修上真之事故也。过其余者,皆应兼修,兼修道成,乃升上清。   

若 都总修三真之道经,闻见玉清之隐书,佩神虎之大符,便上为玉皇之君太上之真,给玉童、玉女三万人,遨游高上之阙,出入玉清之宫,于是天帝太微君,来受事于 玉皇焉。    《玉清隐书》有四卷,乃高上玉皇昔受之于玉玄太皇道君禁书也。玉皇君所宝妙者也,以付太极四真人,使掌祕藏之,五千年内听三授,授于上清之玉真人也。若一 千年中过三人,亦听之也。授限讫,不得复传。世俗之中,千万之人,时有一人当为天真所授,以得此书者,太上玄台已有玉名,当为上真故也。有书者在家给玉童 三百人,玉女三百人,旦夕当致众真仙神、名山之灵,诣其寝房,论道讲德矣。此谓有书者在家处俗,未去学道时也。山寻真,研味灵文,则威制六天,役使山神, 五岳来朝,玉童玉女形见,侍真烧香。

  《太上神虎符》,太上虚皇道君以授于太上也。太上道君以付三天真皇,使授诸真人及天帝众官也。此符有真名于上清者,皆受佩之也。但有此符而无《玉清隐书》者,皆不得为上清之真,但太极之上真耳。    《太微天帝金虎符》,太上玉真保皇道君以授于太上太微天帝君也。天帝有三十六,其太微天帝最尊贵,诸天帝皆诣受事矣。受此符皆威制万神,使役千灵,龙虎卫从,得乘三素之云,上升太极上清,拜为左公。    《玉清隐书》玄远绝邈,下真及飞仙之徒,便当息心于无穷之冀耳。《神虎符》、《金虎符》,飞仙辈勤求不已,或有得理矣。自无玄名灵箓,复求不与此文相遇者,比肩也、况玉清之道乎。

  太上曰:昔谓太清不可登,而况于太极乎。乃谓上清不可闻,而况于玉清乎。明真中有高卑,玄中有阶次也。过此以前,非所复议。

  玉清宫之下真人,乃上清宫之上真人。太极宫之上真人,乃上清宫之下真人。太清宫之上真人,乃太极宫之下真人。从此以下,次得九宫之飞仙也。   

《玉清隐书》当传之时,太极四真人各奉执一卷,以上呈上皇、高上、玉皇、玉玄四道君,探按金格玉名,当为上真玉君者,然后乃出传之耳。有此者立致众真仙人,来诣其房寝,若修至道,太上不复试其情状也。是宿有金格玉名,必当为上真故也。《玉清隐书》,道妙于《郁仪文》矣。   

有《太上郁仪奔日文》、《结璘奔月章》、《八素奔辰经》,修行其法,太极真人不复下试。   

有《大洞真经》者,修行其法,七祖、父母皆离脱鬼名,原贷三官考谪,度录仙府,解释艰罗,使诣朱火丹陵宫,受学仙道。仙道成,使翼佐五帝,为九宫之仙也。谓其人备《大洞真经》者也。此书依四极定法,偏为 其七祖获仙,不同于他经矣,甚不可不修行也。若既修之而被试,不过或偏行一道,或中路而息者,自救不暇,亦不能为其七世致仙也。夫鬼可以学仙,如人可以学 道,七世立德,故庆流子孙,令致神仙也。一身修道,备明洞经者,则祚及七祖,故当反此胎形,以为仙官耳。中央黄老君以此洞经之妙,而为七世获福,尤深祕 之,与《郁仪文》 同笈。上清众真亦贵此道,以其功加于七祖,德升于上世故也。    后圣李君奉受《八素真经奔辰隐书》,施行其法,乃致太微天帝下迎,五星同舆,乘华三素,上登玉清,受书为上清金阙帝君。    登飞木星之道:岁星圆镜木精,玄朗东阳之陔,星中有九门,门中出九锋芒,锋芒光垂九百万丈,一门辄有一青帝,备门奉卫于中央青皇真君也。中央有始阳上真青 皇道君,讳澄澜,字清凝;夫人讳宝容,字飞云,治在木星之内,镇守九门,运青光流锋,以照上下之真。欲飞登之法,常思见岁星,当 ' 正 心视星,以右手拊心而礼之,左手掩两目,乃九闭气,又叩齿二十七通,咽液九过,使目闭于手下,心呼岁星中真皇之君、君夫人名讳字三过,毕曰:愿得与始阳青 皇真君、君夫人,共乘八景碧舆,上登太上宫。言毕,乃临闭目于手下,向星微祝曰:    天地交和,精流东方,仰望九门,飞霞散锋,始阳碧台,中有青皇,青牙垂晖,映照九方,郁察夫人,字曰飞云,齐服灵锦,龙帔虎裙,腰带凤符,首巾华冠,出无 入虚,遨游太元,前策青帝,后从千神,来见迎接,得为飞真,上登玉清,高上之房。祝毕,去手,临目对星,服星之光二十七吞,存视星九芒,使尽来入喉中也。 都毕,又叩齿三通。   

常行之十四年,木星中青皇大君,奏闻高上玉清宫,刻太微蘂简,定名玉书,位为上清上飞真人。   

木 星有九门,门内有九青帝,其一帝辄备一门,以奉承于中央青皇上真大君也。青皇者,东方之上真,始精之尊神也,出入玉清,与高上为友也。其门内青帝,或号青 灵之公,或号青神,或号青精,或号青帝之君,并受事于中央青皇也。行八素之祕道,则致青皇来降。已行五灵之外法者,则致青神来授书。是故道有深浅,致有尊 卑。   

天无星之时,天阴之夕,可于寝室中向东存修而祝也。天道微妙,玄纲毫分,不必对星而行之也。有星时可出庭中,坐立适意。所谓上真之道,登东辰之法,不传地仙辈也。   

飞 登火星之道:火星玄镜丹精,映观南轩,星有三门,门中出三锋芒,光垂三百万文,一门内辄有一赤帝,凡三赤帝,备门奉卫于南真上皇真君。星中央有丹火朱阳赤 皇上道真君,讳维渟,字散融;夫人讳华瓶,字玄罗,治在火星内,镇守三门,运赤光飞云,以朗天下之真人也。欲飞登之法,思见荧惑星,正心视星,以左手拊心 而礼之,右手掩口,乃三闭气,又叩齿二十七通,咽液九过,临闭两目,心呼荧惑真皇君、荧惑夫人讳字三过,毕曰:愿得与丹火赤皇君、君夫人,共乘八景丹舆, 上登玉清宫。毕,乃向星微祝曰:

   玄象流映,丹光南冥,仰望三门,朱云绛城,中有丹皇,名曰维渟,夫人内照,是为华瓶,齐服云霜,凤华龙铃,腰带虎书,首巾飞青,出元入玄,翱翔五城,首 导赤帝,后从六丁,来见招延,得真之名,上登玄虚,金书玉清。祝毕,去手勿复掩口,故临目视星,服星之光二十七吞,存令星三芒尽来入喉中。都毕,又叩齿三 通。   

常行之十四年,荧惑星中赤皇上真道君,奏闻三元玄上宫,刻玄圃琼简,定名金书,位为上清上飞真人。   

荧 惑星有三门,门内有三赤帝,其一帝辄备一门,以奉属于中央赤皇君也。赤皇者,南方之上真,丹宫之贵神,出入玉清,与三元上皇为友也。其星中赤帝君者,或号 赤灵之公,或号赤神,或号赤精,或号赤帝,并受事于中央赤皇上真大君。子行八素之隐书,则致赤皇来降。已行五灵之外法,则致赤神来授书。是以道有隐外,文 有祕显,尔乃招真有尊卑之差,求神有上下之序。

  若无星之时,天阴之夕,可于寝室南向存之。有星可出中庭,坐立任意。此所谓奔南辰之法,不传地仙,传之犯泄漏之罪。   

地仙自复有八素经,论服王气吐纳之道也。又有九素经,论召鬼使精行厨检魂魄之事,正陆行名山长生不死而已。八素经后有天钧上曲阳歌九章,九素经后有凤吹龙啸阴歌八章,此是地仙之祕书也。今所谓太上奔辰八素,行上清之道,非地仙之八素也。地仙之啸歌,以待上清之行游耳。   

飞 登金星之道:太白星圆镜金精,焕耀西辰,太白星中有七门,门中有七锋芒,锋芒光垂七百万丈,一门内各有一白帝,凡有七白帝,备门奉卫于西真上皇道君。星中 央有大素少阳白皇上真道君,讳寥凌,字振寻;夫人讳飇英,字灵恩,治在金星之内,镇守七门,运白光飞精,以映上元真人。欲飞登之法,思见太白星,当正心视 星,以右手拊心而礼之,左手掩两鼻孔,乃七闭气,又叩齿二十七通,咽液九过,临闭两目,心存太白真皇君、君夫人讳字三过。毕曰:愿得与大素少阳君、君夫 人,共乘八景素辇,上登玉清宫。毕,又向星微祝曰:   

七 气艳飞,光照西方,仰望七门,灵阙激锋,素晖烛映,德标金宗,中有少阳,号曰白皇,夫人灵恩,治在玉房,齐服皓锦,流铃虎章,首巾扶晨,腰佩金铛,出空入 虚,游步玉刚,前导白帝,后从六庚,来下见迎,北登墉宫,名书上清,得为真公。呪毕,去手勿复掩鼻,故临两目视星,服星之光芒二十七吞,存令七芒尽来入喉 中。都毕,乃又叩齿三通。   

常行之十四年,太白星中少阳白真上皇君,奏闻太帝玉皇宫,刻上清金阁,定名玉简,位为上清左真公,以综太极。   

太 白星有七门,门内有七白帝,其一帝辄备一门,以奉属于中央白皇道君也。白皇者,西方之上真,太素之尊皇,出入玄清,与皇初道君为友也。其门内白帝君,或号 白灵之公,或号白神,或号白精,或号白帝之君,并受事于中央白皇上真大君也。行八素之祕妙,则致白皇来降。已行五灵之外道,则致白神来授书。尊卑玄盻,故 道有渊阶矣。

  若无星之时,天阴之夕,可于寝室中西向存之。有星可出庭中,坐立任 意。若静斋道士,亦可通于室中存五星之真方面,而并修之也。皆上真之道,奔西辰之法,不传地仙。

  一夕服五星,令常周遍,春服星光以东方为始,夏服星光以南方为始,随王月以王星为先,口诀也。么星行不必在方面,亦一随星所在,一向而修行口诀也。

   行事时,不欲令人见其所为,当隐僻而为之也。此是太上之隐道,所谓隐书者也。隐而复隐,犹恐鬼神窃看其篇题,何可令世之臭取轻传授者,闻此标迹者乎。不 可以盲瞽愚人,云无所知,而令见其首题,其人身中亦有七神,见之亦为泄漏,不可不深慎也。修隐书之道,而发泄隐书之名目者,既当受考三官,又适足以作祸 也。每欲省按,皆先屏左右人,及鸡犬之生物,烧香再拜,乃视之也。   

飞 登水星之道:辰星圆镜水精,洞映北冥,辰星中有五门,门中出五锋芒,锋芒光垂五百万丈,一门各有一黑帝,凡五黑帝,并备门奉卫于北真上皇。星中央有太玄阴 元黑皇道君,讳启喧,字精淳;夫人讳玄华,字龙娥,治在水星之内,镜守五门之中,运玄光流明之气,以朗耀北元之庭当为真人者。欲飞登之法,思见水星,正心 视星,以两手拊心。拊心毕。举两手以掩两耳,乃五闭气,又叩齿二十七通,咽液九过,临闭两目,心呼辰星真皇君、君夫人名字三过。毕曰:愿得与君、君夫人, 共乘八景苍舆,上登上清上元宫。毕,又向星微祝曰:   

五气玄飞,光流北方、仰望五门,苍阙郁繁,激芒达观,灵映景云,中有黑皇,厥字精源,龙娥纷蔼,俱理玄关,

齐服苍帔,紫锦绯裙,腰佩虎符,首巾莲冠,出凌九虚,入响玉津,前导黑帝,后从六壬,来下见迎,上登紫房,名书太上,得为玉真。祝毕,去手勿复掩耳,故临目视星,服星之光芒二十七过,存令五芒尽来入喉中。都毕,又三叩齿。

  常行之十四年,辰星中太玄上皇真君,奏闻高上宫,刻琳房玉札,定玉清紫文,位为上清真公。

   辰星有五门,门内有五黑帝,其一帝辄备一门,以奉属于中央玄皇君也。玄皇者,北方之上真,太玄之尊君,出入上虚,与紫精道君为友也。其备门黑帝,或号为 黑灵之公,或号黑神,或号黑精一或号黑帝君、并受事于中央太玄黑真上皇君。行八素之隐道,则致北皇来降。已行五灵之外法,则致黑帝君来授书。尊卑差序,故 道有隐显焉。   

若天阴夕,及无星见之时,可于室中寝处常修之。此高上之祕道,奔登北辰之法也,非地仙陆行所得闻者也么

  玉清、上清、太极、太清九宫,并各有官僚,公卿、大夫、侯伯,置署如一,更相管统,奉属于上。宫阙次第,类相似,但道有尊贵,德业有升降。

   飞登土星之道:镇星圆镜土精,镇瘾黄道,镇星中有四门,门中有四锋芒,锋芒光垂四百万丈,一门各有一黄帝,凡四黄帝,备门奉卫于镇元黄真君也。星中央有 中黄真皇道君,讳藏睦,字耽延;夫人讳空瑶,字非贤,治在镇星之内,镇鉴四门,运黄裳流气,朗映中元,照盼学真者。欲飞登之法,思见镇星,正心视星,以两 手拊心。村心毕,举左手以掩洞房上,乃四闭气,又叩齿二十七通,咽液九过,临闭两目,心呼镇星真君、君夫人讳字三过。毕曰:愿得与中央太皇道君、君夫人, 共乘八景金舆,上登上清宫。毕,又向星微祝曰:   

四 气徘徊,合注中元,仰望九极,傍观四门,黄台紫房,乘锋散芒,灵光郁散,天华落瓫,中有黄皇,厥字耽延,夫人潜德,是为非贤,理和命气,导玄灌元,齐服黄 云,龙锦虎裙,腰佩金符,首巾紫冠,出凌玄空,展光金门,前导黄帝,六己卫轩,来下见迎,上登天阙,金书太上,琅简刻名,飞行太空,得为玉卿。祝毕,去手 勿复掩洞房上,故临两目,服星之光二十七遍,存令四芒尽来入喉中。都毕,又三叩齿。   

常行之十四年,镇星中黄上真皇君,奏闻太上宫,刻霄台碧简,定九玄丹文,位为上清真公,下友四极上真人。   

镇 星中有四门,门内有四黄帝,其一帝辄备一门,以奉属于中央黄真皇君也。中央黄真上皇者,中极之高尊,出入太微,与皇初道君为友也。其黄帝守门,或号曰黄灵 之公,或号黄神,或号黄精,或号黄帝君,并受事于中黄上真之君也。行八素之祕道,则致黄真道君来迎。已行五灵之外法,则致黄帝来授书矣。   

天阴无星之时,皆于寝室施行,同存五方也。真人云:在室内存星,亦不异于见星也。勿谓不见星,而当废之也。此太上之隐道,登辰之祕法矣。

  吞服星光芒时,当悉存星真上皇、皇夫人,乘光中来下,入口咽之,临目仿髴如有其形也。此李君口诀。

  恒修太上隐法,招存五星之上皇者,五年之中,仿髴形见。七年都见,与之周行。十四年,五皇一合来下,共乘玄华之舆,三素紫云,前导五帝,后从万真,五皇携之共载,白日登辰,上朝玉清,授书为上清上真人。   

太 上隐书五皇上真五通之日,太上祕此日,不以告九宫中仙人、真人。唯有太玄玉书,金阁刻名者,当其遇逢,乃知其日耳。夫五通者,天精开畅,上真吉会,羣灵万 仙相庆之日也。正月六日日中、二月一日哺时、三月七日夜半、四月九日食时、五月十五日夜半、六月三日中时、七月七日夜半、八月四日中时、九月二十日平旦、 十月一日平旦、十一月六日夜半、十二月十二日夜半,此十二月,五星中上皇太真道君,俱登上清、玉清,见九玄太上道君。又千真、三十六天帝,下逮太清飞仙以 上,并庆会太极上宫。又论世上求真之勤懈,纪书学真者之主名,当刻之金阁,定书蘂简文,论求真者七祖之功过,罪谪之深浅,校罪多少使真有数品。若七世无 罪,身又精勤,皆当书以蘂简,刻以琼文,位为上清左真公。若七世多罪,身虽精勤,故为下真耳。若先世积罪,己又多罪虽末精勤,乃成下仙也。罪之先着,非功 所消,过之深重,非勤可除。夫五通者,消罪除过之吉会,子知其日,则有冀也。盖五真上朝,是为五通,通达远听,毫末皆照也。子乃欲以其日,请乞七祖之罪 咎,己身之宿过乎。吾当旨告三官,乞除刑谪,径告天帝,削除罪录,原其徒役,散其厄书,使汝七祖纵任,优游自乐,子既得真,上世获福,当可乎。今使汝一身 启颡,而庆及于七考,乃要道也。若汝妄泄及此日为五通日者,方更增罪四等,虽谢过千万,无益于为有也。真人闭口而自书,执之于空地,犹恐百虫滥眄其文,犯 泄露之禁,可不深慎,可不深慎。

   李君曰:至其日,入静室密处烧香,北向五再拜,心呼五星上真皇君、君夫人名字三过,毕,叩齿五通,毕,解巾长跪,谨启五星、日月上皇高真道君、道君夫 人,玉清太上上清上皇上帝、大道圣君几前。因自陈七祖、父母以下,下及一身千罪万过,上世以来,乞得解脱,三官告下天帝,使罪名离释,削除黑简。乞愿得与 五星之真,俱奔华晨,上登上清,交行玉门。当忆所犯之过根,具列罪状之多少,任意自陈,辞诚若至,唯使殚尽。

   此日谢过,径闻太上,是太上之吉会,天仙之庆上皇日也。群真上帝,以此日并献龙衣凤帔、虎带飞裳于上皇,是为宝重其日,解脱刑名也。不知此五通日者,不 得从解罪之例也。夫学真者,当恒行之,又当隐忌其日,勿令有知者。后圣李君曰:当以其日思存吉事,心愿飞仙,勿有百忧,使精魂悲惨,立德惠施,赈救穷匮, 行功布恩,勿行威罚,此太上之吉日也。太上以其日,遣玉童、玉女,密察学道者之,诚。子未言之意,意有善恶之心,皆已知,当刺闻于上皇。当其日也,清斋为 善,要言矣。

   后圣李君具受玄教,施行道成,时乘八景之舆,上登上清宫,受书为金阙帝君。临去之日,及手书五星中皇上真道君、君夫人讳字,及太上五通吉日,以白玉为 简,丹玉书之一通,封以云蘂之函,印以三光之章,以付西岳华阴山素石笥之内,又刻题笥上?其文曰:天地之宝珍,名山之绝藏。   

又书一通,以青玉为简,黄玉书之,封以凤玉之函,印以朝真之章,以付东岳泰山青石笥之内,又刻题笥上,其文曰:十天之奥章,上灵之幽窟。    又书一通,以玄玉为简,碧玉书之,封以琼刚之函,印以太玄之章,以付南岳衡山黄石笥之内,又刻题笋上,其文曰:八玄之高宝,上真之灵囿。   

又书一通,以黄金为简,青玉书之,封以朱琳之函,印以高皇之章,以付北岳恒山白石笥之内,又刻题笥上,其文曰:七灵之上道,太真之殊宫。

  又书一通,以碧玉为简,黄金书之,封以文琅之函,印以中黄之章,以付中岳嵩高山玄石笥之内,又刻题笥上,其文曰:九天之别藏,五岳之府渊。   

又书一通,各付五岳,使五岳君领守之焉。须壬辰吉会,圣君来下,当命召五岳,出此笥书,以付上相四辅,使教上真之才也。    又书一通,以白素之纹,八色之彩,笔自而书之。差次祝说为致真之法,吐纳进退求登五辰之道,分书五通,使解罪咎之日,题之曰:八素真经太上之隐书也。以付太虚真人南岳赤君,使下授学道,宿有真金玉字,刻在金阁,当为真人者,不得越传于地仙也。   

有 得太上八素隐书者,皆玄录着于紫宫,玉名刊于上清,当受命为真人,故得之也。俗世之人,千万之中误有一人为天神所授,以得此经,或得而不行者,皆因缘传驿 为上真之使耳。子无疑焉,虽受而不行,故当为尸解之仙,但当不得作飞仙真人耳。尸解之后,自复渐令涉高妙之涂,悟其迷网之心也。但用年岁,是为小久而反真 超迹矣。子其勖哉,子其隐哉。

   太虚真人受教而下告曰:此太上之灵文,登晨之妙道也。七百年听三传。上宰王君曰:百年之内,有二人可授,及得真灵之感应者,亦授之,要在七百年内,唯听 三传而已。皆清斋七日,乃付此经,受者亦然。又当敌盟告誓,以启其心。其受行五星致上真之道者,脆有经之师,白绢四十尺,银环二双。受修五通之事者,脆有 经之师,青布三十二尺,为终身切血不泄之约,不漏之信。于是三官径奏天帝,天帝上请玉女,给受书者;径奏上清,上清上请玉童,给侍八素之灵文也。各三十二 人,并司有书者之过,记有书者之功,勤纤芥毫厘,辄刺上宫。其非人而授,限过而出,露言隐书,宣泄吉日,不奉盟誓,不信祕言,皆犯《四极明科》泄闭之罪, 三祖、父母,获考三官,身为下鬼,挞蒙山之石,副诸五岳,汲冥海之水,灌诸四渎,身无仙冀,而七考地狱。子于传授之际,修行之时,深当精慎,每为宝祕。太 上告李君殷勤者,恐其失道故也。又此经上有五皇上真道君、君夫人之讳字,及五通之日,不宜令含生者知之,增为祕隐之烦重也。   

后 圣李君曰:子处俗在家,未修至道者,恐世上百邪、千妖百魔犯子神炁者,但以夜半时,向五方先闭气五过,各阴祝吾刻五岳石笥上文三过,从西岳白玉为简,余四 岳又以书一通,始不得及白素之篇也,祝之三过。三过祝毕,叩齿三十六下,除百邪,拘三魂,制七魄也。此之祝说,非外舍之道经云云,此语无章句也,百邪、三 魂、七魄亦不畏此矣。夫道之妙祕,真玄绝众,外题犹能制百邪,检魂魄,况其石笥中所宝上者乎。百鬼万精,千邪众妖,皆行走名山,为诸灵驱使,皆见一五岳李 君石笥上刻题之文,但为不知笥内是何道之经文耳。道士宜恒祝此刻文,诸鬼辈谓人当修笋内之经,故致畏惧,而不敢近也。

太虚真人口诀

   太虚真人曰:先师见教,以五通日,日出三四丈许,正立,以心对日,存三魂神与日光俱入心中,良久,闭气三息,咽液三过,微祝曰:    太阳散辉,垂光紫青,来入我魂,照我五形,却鬼试心,使心平正,内彻九气,外通胎命,飞仙上清,玉箓已定。祝毕,以手拭目二七,叩齿二七,都毕。此法使人 三魂凝明,丹心方正,万邪藏术,心试不行,真要道也,子当常行之。诸以五通日,向日趣令嚏,若不得嚏,以软物向日引导鼻中,亦即嚏也,嚏即祝曰:   

天 光来进,六胎上通,三魂守神,七魄不亡,承日呜嚏,与日同光,飞仙上清,位为真公。祝毕,拭目二十七。是内精上交日光,三魂发明于内,使人心开神解,百精 流转于内府也。若非五通日,可不须尔也。    又春乙卯日、夏丙午日、秋庚申日、冬壬子日,冥卧时,先捣朱砂、雄黄、雌黄三物,分等细捣之,以绵裹之,使如枣大。临卧时,以塞两耳中,此消三尸、炼七魄 之道,祕法也。勿令有知者矣。明日日中时,以东流水洗浴,毕,更饰床席,易着衣服浣故者,更着履而洗澡之,却又洒扫于所寝床下,通令所住一室盛洁也。更安 枕,卧向上,闭气握固,良久,而微祝曰:   

天 道有常,改易故新,上帝吉日,沐浴为真,三气消尸,朱黄安魂,宝炼七魄,与我相亲。祝毕。此道是消炼尸秽之上法,改易新形之要诀也。四时唯各取一日为之 耳。受经布  ,每令精上玉童、玉女,皆察看取与处所,审心诀之根,尽与不尽也。子当识此处意旨矣。受  者慎无私散,以营饥寒。犯之者身没三官,为下浊之鬼,三官又当以此之罪,加咎于三祖。此太上之盟誓,裂血之宝约矣。身入名山,当仙之日,皆当投之川林岫室 之间,或赈散山栖之夫矣。若殁经太阴者,临去若无灵告感应,使有所付,皆当抱以自随。受书亦然,其时玄中亦必致梦想之验,上真玉童照以形言之信,自当处 分,审其所宜矣。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