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判例 


目錄

地藏王菩薩 降序
愩高心
不知義理狂悖轉為犬
認理不明
不仁不義之判例
貪婪之心不止種業因
今生殘障之判例
今生富貴是何因
存心不善多害人
種善因得福果
妒賢之判例
今生孤寡判例
營商不欺得福報
婚姻不成之判例
今生無子之判例
今世失去人身造孽因
奸盜的判例
人生運程坎坷之判例
毒害之判例
任性言行業障隨
口業謗道的判例
積怨成仇之判例
為官貪婪壽不永
殺孽牽纏多病痛
四世淪為外室之判例
暴殄天物轉為豬
效勞一志得為神
南天文衡聖帝 降篇後語

註:本書由懿敕拱衡堂扶鸞著作 歡迎翻印 廣種福田


地藏王菩薩 降

 吾為「地府判例」一書為序。

  夫書之著,乃在教化,以為啟人智慧,或者予人警惕,有所悟得,而為壽世,並作世道人心之匡正。

  歷來鸞門著書,或有所闡述,如心法、因果等理論之分析,或為人生有關事物之釋疑等等,莫不與眾生息息相關,使眾生閱書能有所得,並能因此增長道程之智慧也。

  際值末法時期,正法之既藏已久,道魔併降,累世因緣之牽掣既深且久,因而人心受蔽,已成先天自性障蔽已深,無以自救自拔,因而大多數眾生之沈淪,日愈加重輪迴之業力。

  天律賞善罰惡,一秉至正至公之仁心而施行,冥律雖上體天心至正至仁,好生之德,但冥府乃為眾生善惡功過之總評斷者。芸芸眾生,功過有如濁浪滔滔之黃河,因而冥府雖體好生之德,冥律卻不能不森嚴,以昭炯戒。是以故,冥府以陰律評判眾生善惡功過,一則昭明天律賞善罰惡,再則亦為眾生警世之憑藉。

  今日台疆豐原懿敕拱衡堂主席 關,上體天心,為眾生勸善警惕之本,敦聘十殿文判降著該殿判例,以資彙集成冊,用心良苦,一則述明冥府判案之依據,再則個案與眾生之生活俱有相關,閱例知惕,並明律例因果之遵循,允為善書勸世之佼佼者。

  今日書成,吾為文作序,即以此勉勵眾生,有幸閱書,善加體會,以作己身言行之圭臬,並能推荐及人,共閱是書,以達普化勸世之功效,亦乃一樁無量功德也。

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 序于台疆懿敕拱衡堂


冥府五殿文判詹 降

詩曰:冥律昭彰至正施。因緣善惡盡行宜。

   秉承典範時化育。鑒納人間護法隨。

 批:愩高心

  本殿乃為冥府諸殿之中,職司最為繁重。蓋冥府審案,有三司會審,或罪業深重之大案,均移交五殿審理。在本殿職司之間,尤有一例,深值世人或修道子所警惕。因而藉此鸞訓之期,闡教釋疑。

  在十六年前,鳳山地區,有一游姓之修道子,其家自小即有供奉諸聖金身,虔誠膜拜;其後游某因緣寅會,受引荐拜入某一法師門下,法師乃闡揚觀音法門之宗師,頗稱得道上人。

  游某以佛、道涉獵,沾沾自喜,常以此自詡,進而口出妄言,大放厥詞,雖屬正心宏揚本宗,其心無過,但貶斥他宗別教,則口業之根已種。

  直至後來,更有執意本宗為上,他教為下,凡有修道子相聚之會,動輒以貶斥他宗為能事,因而頗受修子所拒。雖游某不以為意,仍然我行我素;雖然得明師傳承,且亦用心潛修。

  年至七十有二,壽盡人寰;游某一魂,滿心以為,縱然不能往生西方,總也不至於往九幽冥府報到。孰知剛才過世,冥役已來拘魂,游某一路抗辯,卻是無效。

  案經本殿所審,冥王按律,佈其善惡功過;一生拜神有功,善行有功,修明師法門,行菩薩道,慈仁悲願有功,內修外行俱善。評為貳仟玖佰玖拾玖功,柒佰玖拾玖果,俱欠一分,未能圓滿證道。

  一生謗詆他教,口舌鋒利,種口業之根,判入割舌地獄廿七年;一生與人爭執,怨忿心不止,判入炮烙地獄廿七年;一生口業,造成他人敗道退志,無命考道,判入人道輪迴三世,以了因果,若有精修,補足一分,三千功,八佰果,再行證道。

  前述,即為冥王判例,眾生研閱之。


十殿文判申屠 降

詩曰:人生處世義當先。理字無違道德篇。

   訓勉眾生須記取。免教為犬腹年年。

聖示:今夜吾奉本殿主公聖諭,受邀降爾道場,闡述冥府判例,以茲警示。  

 批:不知義理狂悖轉為犬

  本案乃為一詹姓之中年人,家居台疆嘉義地區,乃於十七年前移交本殿,轉輪為畜道之犬類十世,以懲戒在世為人不知義理、狂悖傲行之罪。查詹某本是在頗俱規模之企業任職,因工作表現不俗,頗獲拔擢。更因喜於逢迎,故亦頗受上司所喜悅。詹某乃有仗勢而遂私欲之圖,凡有己利,莫不瞞上欺下,更有朋友相處之間,允以受人之託,但遭遇己身私事,則受人之託淡然置之。言行無信,輕率然諾,以致貽誤拖累他人。言行之間又自以為是,每有不順,雖非大隙,亦是含恨不忘,動輒口舌謗詆。詹某一生雖無惡毒害人,亦無傷天害理之行為,但小過累積不斷,年至五十有四,即已撤手人寰。魂至冥府一殿,錄狀書例詳記判文大意為:詹某雖無大罪,但一生亦無德可陳。而為人處世,受人之託無能忠人之事、背信忘義、瞞上欺下、假公濟私、不忠不義,雖非涉及禍國殃民之大罪,但言行害理,乏善可陳,無功可補,乃轉請十殿判發轉輪十世為犬,以盡忠義之道,而贖此罪。以上判例尚希世人研閱而悟之


冥府一殿文判邢 降

詩曰:認理不明誤世人。言行偏激種禍因。

   昭明冥律深鑒納。堪為炯戒莫因循。

聖示:今夜吾受貴堂主席闢恩師之邀,降蒞道場,闡述「認理不明」之案例,以為世人之警惕。

 批:認理不明

  在民初之際,有大布商,姓周名文隆。因時值時局動亂,布匹雖為民生用品,但仍有管制,周某因善於鑽營,故逢迎有道,得能從中獲取暴利。

  常有人勸其莫如此失德,但周某自認以商言商,賺取厚利,並無不當。但在時局動亂之中,能夠有門路而販售,必將與官府有所勾串,此即為不忠不義之行。

  而周某發戰亂財,亦非全無仁善之心,尚能佈施行善,風評倒也不惡,享年七十有六,一命歸陰。

  冥王判例如下:周某一生能夠真心行善,累積功德,足以轉生富貴門庭,但一生中曾因生於亂世,勾官附敵,以鑽營門路,盈積暴利,頗有虧欠他人,乃將不當得利,所種因緣之當事人,註成轉世,或以討債,或以兒女敗家,或以事業拖累,或以無謂劫敗,以了因緣。再則勾官附敵,不忠不義,判為註成命象,受醫累誤投藥石,磨苦體軀,一則果報,再則亦了因緣。

  以上是為案例,可見世人一生言行,俱是種因之根,願謹而填之。


冥府七殿文判唐 降

詩曰:仁義全無德不彰。輪迴因果自偏長。

   須知處世心腸善。福報必然澤可揚。

 述:不仁不義之判例

  在今南投縣有一少女姓吳,出生於貧家。自幼即受家人差別待遇,養成判逆性格。中途輟學,離家出外謀生,卻受劣友凌女之誘,雙雙淪入歧途煙花之間。且因人際因緣之不佳,人生運程時起波濤。一則其家人知其淪入煙花之間,不但不加阻止,反而視其為搖錢樹,時有需索,令其不得不愈陷愈深。另者同事朋友間,表面雖是互有交情扶持,但每每遇事,即以利害思量,吳女不知覺間受人利用,目前尚處坎坷運之中。

  此例乃為本殿所判。按吳女此世,已為第四世。其造因乃為明末出生於江西人氏,姓何名富塘,本為富家子,但生性慳吝。凡利於自己之目的,可任意揮霍,不利於己,善事一毛不拔。雖一生無害人之大罪,但卻以此而累積怨因。蓋何某可坐視貧者飢寒難度,而不予施捨,可因一己之利,斷絕數人之便利。更因有同母異父之手足,曾因案受拘於官,乃為輕微妨礙衙役執行公務,只要能略加疏通即可無事。何某卻不念手足之情,不但斷然拒絕其弟家人所求,伸予援手,反而坐視其弟家人因而陷入困頓。綜此一生,無仁善之心,拒手足之義,唯非大罪,卻積怨因,乃享年六十有一,魂歸地府。案經本殿冥王判例,大意如下:

一、何某仁義之心已無,生為富家,享受福報,身在福中不知積福,乃削除福報五世,不轉富家享受福報。

二、何氏異姓手足懷恨不釋,種下前因,必承後果,乃判異姓手足五世轉輪,均為討債之身。何某須了五世因債,乃世世轉輪,受其異姓手足之誘迫,淪入歧途,以釋其因。

三、何某慳吝,為富不仁,乃判轉煙花女身,以了夙世怨因。

  以上乃為人生在世,心無仁善義行,一生少功德可資積福,並多怨因業債,則種此前因,人生過程之苦果,必然涓滴顯現。世人宜慎而勉之。


冥府二殿文判王 降

詩曰:貪心不息業因生。種下罪愆禍患成。

   闡述分明期惕勵。世人共勉得警心。

聖示:今夜吾述明「貪婪之心不止種業因」之案例,以資惕勵世人。

 批:貪婪之心不上種業因

  廿三年前,有趙某,本為富家子,生性好逸蕩,且酷愛金石玉器,多方搜羅,以作典藏。

  其間,有人擁得一座玉馬,乃家傳玉器;趙某聞知,頗欲購置,孰知玉馬所有人姓張,雖家窮,但有讀書人之風骨,不欲出售。趙某雖然富裕,但生性亦屬貪愎,心中大為不快。

  雖然玉器銀樓,仍有他物可購,但趙某卻賞其手工精緻,他物不可替代;一念及此,竟唆使市井之徒,潛入張家偷竊,偷者姓石,夜入張家,偷得玉馬,尚無驚動張某,孰知一不小心,撞倒圓椅,乃致驚醒張家小兒,哭啼不止。

  石某倉惶回到趙家,交付玉馬,取得酬勞,逃逸他鄉。張某告官,但趙某卻仗財勢,賄官以平此案。趙某一生,雖然富裕,但卻乏善可陳,福報享盡,六十有三,魂歸地府。

冥王判例如下:

一、趙某貪心一起,不能交易獲得,唆人偷竊,牽纏三人業因,判為三世轉為乞丐,受人所辱,以了業因。

二、貪佔寶物,賄官平案,判轉三世淪入煙花,受公門之轄制。

三、本案關係人石某,及受賄之官者,另案辦理,提調趙某對質定案。

  以上判例,俱因一念貪心,落得六世淪為苦途中人,世人切宜惕勉之。


冥府三殿文判張 降

詩曰:今生殘障是何因。前世驕凌恃勢人。

   縱馬市廛為非作。於茲業報自傷身。

聖示:吾今夜奉諭,降爾道場,再述判例,列入寶書,以作勸世。

 述:今生殘障之判例

  在苗栗地區,有一劉氏子,生在小康家庭,年幼即為頗具善根,知禮佛拜神,且皈依入道後,亦清口,虔誠求修大道。

  本是一慧善俱佳之青年,但卻身有殘障,下身肢體不便,肇因於自小之小兒麻痺,因而潛意識之間,乃頗多尤怨,道心因而時有搖動,雖然憑著一股堅誠之信仰熱忱,尚未退道,但已意興闌珊,殊為可惜。

  吾乃來述此因原,並以之開示眾生明悟,以挽善慧者之道根。此案乃為本殿所判,茲將案例詳述於后:

  於清朝嘉慶年間,蜀東地區,有一何姓之望族,育有子女成群,其中一名頂詮者,尤甚聰敏,不但家庭事業樣樣與聞,且多能涉獵參與,故頗受親長器重。

  年少得志,且手握職權,財勢具足,不免意氣風發,出入聲色場所,結交三教九流朋友,因而醉生夢死,燈紅酒綠之中,自有一番酒性;曾在一場應酬之間,喝得酩酊大醉,但又禁不起朋友起鬨,竟個個縱馬市廛,瘋狂放馬。

  雖然個個盡興,但卻也因此肇禍,在放馬狂奔之際,何某因大醉之間,醉眼朦朧,視線不清,瘋馬撞擊行人,並且衝進民宅,連傷數人;並且有一老婦,更因此受重傷,纏綿病榻達三年之久。

  何某雖也受傷甚重,但因醉夢之間,較少外皮之重傷,僅受撞擊之內傷,得名醫之救治,臥床月餘,即已痊癒。此事雖經苦主告官,但何氏一族,望重一方,官府易得疏通。

  雖然有人重傷,但厚予補償,亦可消弭無事,因而老婦病榻之苦,滿腹怨怒,其都縈住何某一身;此事過後,何某仍然不改其性,放縱自己。

  雖何某因交遊廣闊,亦不免會在佛堂寺廟之間,做護法佈施,且因為如此,不但可得善名,且友儕之間,更是推讚奉承,故何某倒也頗積善功,享年六十有七,一命歸陰。

  魂到冥府,案經本殿冥王判決如下:

一、按何某一生恃勢而行,依律削其福報三世。

二、縱馬傷人,未受國法所制,雖有厚恤,但非屬真心補過,僅仍恃勢之行,故判處三世轉為殘障之身。老婦怨力所注,並得在已定讞之後,加以討報。

三、何某一生尚知護法壇場,雖屬沽名之舉,功德仍在,故准為判處生具慧根,得在三世殘障之身,受貴人之助,乃得脫苦海之機。

四、以上判處定案,但何某轉輪之間,殘障之身,又削福報,則機遇難得,故准附帶條文,轉輪之後,生而過業,不逾討報冥罰之標準,則可隨緣,准受立即福報,以助人生運。

  以上是為本案之始末,吾奉勸世人,深知警惕,切莫逞一時之快,而貽百年之後患。

附註:示解釋冥府修例:

附註一:不逾討報之意,即乃明定轉輪之身,造業犯過,不在冥律所列,須以處罰之一半。換言之,冥律中明定,凡有犯重大罪業,可經冥王命差役拘魂,即為天譴之一種,此罪惡之標準是為十分,而人之一生所犯過及業,不過五分,則可不受罰報。

附註二:隨緣立即福報,此乃冥律之中,嘉助自新之但書條例,意即几受判處定案之報,在受報之過程,得有發心之功德、善德、陰德等,其可立即賜予福報,以助人生運勢,及受判處低劣因素之命運。

  唯此一附加條文之判,須有在世積有天律賞善標準之三分之一,始得受此條例。


冥府八殿文判武 降

詩曰:榮華富貴是何因。取義成仁澤世人。

   案例分明堪勸善。長留典範最能珍。

聖示:吾今夜奉聖諭,降爾道場,開示判例,列入寶書勸世。

 述:今生富貴是何因

  今日台疆一地,有高官連姓,乃為台疆望族之後,生性尚稱篤實,在政壇亦以厚實作風,平易近人,故也一帆風順,位極人臣之尊,能得有此厚福之報,實有所本。

  此案乃為本殿所判之福善案例,吾詳述分明,以開悟世人,欲求希冀福報,必先種植善因。

  按今日連氏之福報,須溯於數百年前,乃為元末明初之間,時值亂世,有姓楊名易燁者(即為連氏之三世),本為小康子弟,雖為市井小民,但稍曾涉獵詩書,心中雖無大志,但也深知忠國義民之道。

  但亂世之間,天下未定,群雄並起,雖有道明君底定天下,開太平盛世;但在逐鹿中原之際,卻也機鋒盡出,勾心鬥角,故中原一片烽火,百姓深受荼毒,哀鴻遍野;若非置身其間,無以想像其苦。

  戰禍頻仍,民生困苦,則盜賊四起,因而地方亦因團練之組織,楊某亦為其成員,以防禦流竄之散兵或小股賊人,後來鄉團總練姓張,貪圖功利,將本部擬與官府互通聲息。以出賣正揭櫫起義之陳部(即為朱氏之前主)。

  但彼時民間正沸騰驅逐韃虜之聲,歡迎義軍,故楊某亦頗不齒總練之作為,憤而辭職。孰知是時,適有朱氏所部,在行軍路過,鄉團擬與元朝官府設計,殲滅朱氏所部,恐楊某走漏消息,乃加以監禁。

  楊某獲知上情,唯存民族大義,乃將妻兒及兄弟,分成三組,連夜逃離故鄉,通告朱氏所部。後來楊家一氏計有十五口,僅得楊某及次子順利逃脫,進入朱氏部隊軍營,告知應變,餘皆受害。

   朱氏得此告警,乃得反制,消滅當地元朝勢力,但一將功成萬骨枯,臬雄心胸亦非常人可比,楊某一家十餘口,為大義冒死告警;但朱氏雖有感恩厚待,在其成就大業,底定天下之際,炮打功臣樓,楊某亦在此之前遇害,享年四十有一,魂至冥府,冥王禮遇賜座而判,其判文如下:

一、按楊某雖為一介小民,但忠愛民族之大義,是可成神。唯審酌在世牽連因果廣泛,乃不呈報證果,以福報為判決。

二、楊某一族,以義喪生,故均准判福報,各個往生富豪人間,唯與朱氏一族牽連恩怨,故不予判決入仕,故富而不貴。

三、豐功偉業,澤及世人,朱氏之得霸業,乃為楊某犧牲之因,富而不貴,雖為恩怨前世所拘,故准三世而得富貴雙全。

四、著即楊氏一族受害,立即往生,先了彼此因緣,二世再了與朱氏及元朝各人之因,三世即得福報。

  以上判例,即為台疆連氏之因緣,此世福報,非無前因,榮華富貴,由人自造。是以,世人當知忠義之道,善德之行,定有福報可得也。


冥府八殿文判武 降

詩曰:存心不善累他人。惡果由來溯前因。

   述例堪期流廣佈。醒迷警世勸良民。

聖示:今夜吾乃奉本殿冥王聖諭,降爾道場,闡述一則判例,列入寶書勸世。

 述:存心不善多害人

  在十三年前,台南玉里,有一吳姓老者過世,過世之時,雖然未有拖磨;但在其臨終之前,有二、三年,因腳疼不良於行,且時時發作,劇痛難當。

  過世後,其遺有大筆田地以及產物,卻引起子孫不和,兄弟閱牆;且吳某生前,雖然身處僻壤,但存心之間,卻無純樸之念。

  凡有行事,必先利己為慮,曾因田產之爭,唆弄外人,挑起事端,再從中取利。而吳某一生好賭,並曾設賭局,以聚眾抽佣圖利,並因此使得多人,因賭而致事業家庭都起風波。

  魂至地府,經本殿冥王判決如下:

一、查吳某生前,以賭圖利,設賭之罪,判處六世削除祿籍,不得功名。

二、因賭貽害,使人事業頹敗,家庭風波,計有六件,種因得果,判處六世之間,受其拖累,而致劫財,以完因債。

三、為圖利他人產物,存心不善,判處炮烙地獄十五年,以作警世。

四、因爭產業,結怨他人,挑撥離間,口舌生非,判處割舌地獄十年。

五、先執行苦刑,再移交轉輪,了結因果。

  以上判例,乃為警世,須知宅心不可不仁厚,爭產而造業,地府苦刑難免,設賭圖利,後患偏深。

  世人有過,則惕勵之;無過,則勉之!


冥府三殿文判張 降

詩曰:陰司律典本嚴森。善惡到頭總得清。

   福報由來人善作。何須羨慕他人深。

聖示:吾今夜奉諭,降爾道場,闡述一件判例,乃以善因深植,福報廣泛,以昭冥律森嚴,鑒納無遺。

 述:種善因得福果

  在台疆地區有一老夫人,年登頤齡,子孫滿堂,而且子孫輩,更是富裕驚人,其家族事業,幾乎佔全台之石化王國,使老夫人之能得如此福報,乃有其善因緣。

  按老夫人一案,遠在明末之際,時局正亂,崇禎帝所縊煤山,有一戶人家,姓田名有隆,乃為避世獨居之隱者,本意一則避戰禍,再則亦可修行。

  孰料明朝亡國之君,自縊於煤山,一地頓成禁區,唯田某雖為避禍隱士,但心中卻也不忘國恩,以及民族淪入異族統治之恥;因而清朝雖有明令,嚴禁百姓在煤山一地作故國遺老等之結社紀念。但卻無法斷絕人心思漢,因而仍有頗多故國志士來此,一則憑弔,一則聯絡,以作廣泛連繫。而田某在此,亦即藉地利之便,幫助各地有志之士,避開清軍耳目。

  一生雖無聞,但卻因此頗積陰功,享年七十有三,魂歸地府,冥王禮遇,特賜座椅,頒賜判例如下:

一、查田某一生,以山野之人,知忠國之道,已達地祇果位,經呈奏 金闕,敕果位證江西水神之職。

二、但本案牽連甚廣,一則朱家崇禎轉世輪迴,再則明朝一世受恩種因,三則清軍密探,因此案而死,三者糾結,無一無關,因而判處果位暫存金闕,轉輪山西伍氏人家,一併了此因緣。

三、轉輪入世, 全闕頒賜證果,永不裁撤,見功累晉,以作呈報。見過不提,累世輪迴,仍可保有其果。

  本案判定,呈請 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核定。乃立即轉輪伍氏人家為長子,姓伍名永珍,自幼即頗聰慧,唯生性不仕,不願讀書以求取功名,而在家鄉經營一間茶坊,以廣結交。

  而伍某為人頗稱豪邁,凡貧戶遠客,均能親切禮遇,而且不貪不取,並在路口免費供茶設棚,以作歇腳處。時在清朝嘉慶年間,時局已定,天下堪稱太平,因而人民富庶,功利之心可見。

  而伍某雖為一個大老粗,但頗有仁善心,其間有一乞兒姓顧,頗為頑劣,偷拐詐騙,無所不來,後被伍氏收在身邊,供其吃住,以作教養。惜顧某熱中功名,後來因入仕,而兩人斷絕關係。

  又一貧婦姓金,時受丈夫欺辱,每每欲訴無門,均被伍某邀同鄉親安撫,終得夫妻諧老。

  而伍某一生,卻頗勤儉,知惜谷物,而且以身養德,頗受鄉里敬重。活至八十有七。鄉人均以老爺呼之。魂入冥府,再受冥王禮遇賜座,頒賜其判例如下:

一、按伍某一生行善,廣種善因,已得積功圓滿,可證地祇果位,經呈奏金闕,頒敕安徽境中,一明村境主,加晉前世果位,為長江龍王,但果位暫存  金闕。

二、按伍某種善因,與前世因緣了斷,今有新因,合該應運,故三世因緣,一次了結,三世功果,一次頒證,乃再判准轉輪台疆。

三、顧某受恩、貧婦夫婦,俱受此恩,併入轉輪為其一家。

四、遠溯前因,崇禎帝以及明、清兩朝恩怨各造,判准各人輪迴,刀兵之爭,轉入商家之爭,以此定案。

  以上前因後果,即乃老夫人三世因果,以證果之身,了斷因緣,得此世隆盛福報,且以此世論斷,老夫人功高不輸前世,則長江龍王之果,晉昇菩薩果位不難矣!


冥府九殿文判何 降

詩曰:五世沈淪種惡因。妒賢總是遠良民。

   結交劣友成非是。勸爾蒼黎慎惕焉。

聖示:今夜吾奉諭,降爾道場,開述案例,以資列入善書金篇之中。

 避:妒賢判例

  在廿餘年前,彰化地區,有一商家,姓王,為人頗稱篤實亦屬忠厚可靠。

  或許如此,因而與人生意往來,時常受人之虧,甚至好門路,利潤豐盈的生意,卻時常受到小人阻礙,或者惡性競爭,到頭落空。

  王某自艾自怨之餘,常對人抱怨云:一生敢說,謹守分寸,或許不是什麼善人,但卻也是安安份份做人,為何時運如此不?言下頗多尤怨。

  按王某之如此,實則有其遠因。溯在晚清之際:

  王某前世,乃生於江西武峰人氏,姓廖名全浙,生性聰敏。時逢亂世,擅能鑽營,得機會入商會工作,從中獲利甚多;而其人且能知所進退,觀風轉向,故也無往不利。

  但,其人卻不能容人才華顯露勝過自己,一則乃因既得利益之恐被人取代,再則也怕鋒頭不健,失卻光彩;因而每知有人賢才,百般打壓,唯恐受人所阻,卻又造謠生事,以損人利己。

  雖然一時得逞,但久之終有事機不密,導致反對人士,受其迫害之人,群起而攻,弄得商會派系群起,導致軍系地方勢力加以栽贓,而正法。

  享年五十有三,一命歸陰。按本案之廖某,乃為本殿所判,冥王之判決如下:

一、查廖某,一生乃在利己,不思生在亂世,貢獻己力於國家,藉國禍而圖利,不忠一罪,判處地獄刀山之刑十五年。

二、查廖某,為固己身才勢,妒賢嫉才,埋沒人才,以私害公,判處地獄油鍋之刑十五年。

三、查廖某一生行為,迫害牽連多人,既種其因,必受其果,所有因緣牽連,判處五世轉輪必先奮鬥有成,再受因緣牽連而敗,以了因債。

  以上,乃為王某之因緣判例:世人應知惕慎。

  尤其,身在上位者,不論公私機構,應知為公推才,不負所職;若昧心妒才,妒賢勝己,則其因緣牽連,反多後患。


冥府九殿文判何 降

詩曰:今生孤寡是何因。前世行持有不仁。

   報應昭昭無掛漏。勉期警惕善保身。

聖示:吾今夜再奉聖諭,降述判例,以列入寶書勸世。

 述:今世孤寡判例

  在潭子地區,有一陳姓老婦,年已六十有餘,老年貧困,屋漏又逢連夜雨,其子媳又俱不孝,鮮少回家探視。

  陳婦早年守寡,含辛茹苦,養育二子一女長大;可惜,鴉知反哺,羊能跪乳;陳氏二子,卻大失人道,鄰里之間,頗有不齒,為陳婦叫屈;差幸,陳氏女出嫁小康家庭,夫婦兩人尚能稍盡孝道,以慰陳婦於風燭殘年之中。

  究其何因?此案乃為本殿所判,按陳婦前身,乃在於道光十三年,陝西人氏,姓鍾名超偉,本乃小康子弟,為人卻好大喜功。

  常常處心積慮,圖謀他人,以利自己,而行事、處世,雖不至於罪惡,但卻不知行善,凡有善事上門,無不藉故推拖,事後,並嘲訕熱衷行善者;一則宅心無仁善之念,再則口業甚重。是以故,鄉人咸認為刻薄。

  享年四十三,一命歸陰,魂至冥府,移入本殿,冥王按其生前功過,作如下判決:

一、身為人兒,而不知仁善雖無滔天罪惡,但見善而避,則為削福,故判轉人身三世福薄。

二、以言語嘲訕行善之人,口業甚重,乃判轉三世生為女身,以償口語傷人之業。

三、生為女身,口語謗善,則心無仁善,言無好語,判處孤寡,以償果報。

四、雖無仁善心,但一生之中,僅有一善,乃施捨剩菜殘羹於一乞丐夫婦,故判處轉輪成為親緣,以盡人道之孝,並了因緣。

  以上判例,可見生而為人,宅心不可無仁善之念;而口語之間,切記莫為刻薄,逞一時口舌之快意,卻招致數百年人生苦海之後患,甚願世人惕勉之。


冥府一殿文判刑 降

詩曰:人心向善有前因。共沐恩波得保身。

   欲冀光明能邁步。無欺天地愧鬼神。

聖示:今夜乃為甲戌年,貴堂第一期著作「冥府判例」,為因應習俗,賀春之吉利,吾今夜特述善例,以啟渡世人,見賢思齊之心。

 述:營商不欺得福報

  在六十餘年前,嘉義地區,有一個地方,本來就很僻靜,鮮少人煙,而且時常有山上聚居族群,下來平地,增添一番困擾。

  在當地,有一姓周之貧家少年,平素即因刻苦耐勞,頗受鄰里讚揚,故送入雜貨鋪中,學習經商之道,亦頗受東家信任。

  那時,山上人群與平地人群時有衝突,唯周某生性篤實,不會因人而異;經商之道,重在誠實,固然不錯,但因環境因素,其東家頗有歧視族群心理,因而頗不諒解周某魯直心態,乃有微言斥責。

  周某受斥,心中雖然不以為然,但是生性純樸,默默承受,不敢頂嘴,但仍然我行我素,堅持自己理念,終於被東家革職,另謀他處。

  但在周某離職,未及三月,此間雜貨鋪,卻遭受人為回祿之災,雖有以身倖免,但卻損失不貲。

  周某一生,雖無輝煌騰達,但卻人生際遇平順,子孝孫賢,目前定居中和,子孫滿堂,可謂享盡人生福報。

  此案乃為本殿所判,按周某前世,本為富家子,為人卻頗放蕩,一生福報浪費殆盡;是以轉為貧家子,但是人生因緣之所以平順,俱皆種因於市義。蓋,身在富家,手頭寬裕,自然廣施恩惠於人,因而所積善緣,則在此世成熟,轉成善果,以助人生福運。


冥府二殿文判王 降

詩曰:姻緣不就是何因。曾是採花弄花人。

   須知成全他人處。便是自身性率真。

聖示:今夜吾奉聖諭,降爾道場,開述案例,以資列入寶書勸世。

 述:婚姻不成之判例

  在桃園市,有一詹姓青年,貌相尚稱不俗,並且在一家民營客運公司,當上課長,可說條件相當優秀。

  可惜四、五年來,婚姻一直不成,不論親友介紹,或是自身認識的異性朋友,都在短時間內,便告分手。此一案例,乃為本殿所判,按詹某此世婚姻之所以不顯,而致孤單,乃有其前因。

  詹某前世,乃生於咸豐年間,及長,適逢亂世,時局動盪之中,國法有所不及,而民生塗炭,俱都毀於戰禍;因而社會間,各種黑暗勢力,叢生不窮。

  詹某之前世,即在此一環境中,依附惡勢力,而有所不法,而其偏好漁色之性,更因此如魚得水,所行乃致見色心喜,難以自制。

  曾有柳氏、金氏,俱因戰禍之中,無以申訴,難得庇護,而遭欺辱;金氏尚好,雖然身受欺辱,但得良好歸宿,遠嫁他鄉;而柳氏卻因遭辱,又逢戰亂,一命枉死,乃心生怨尤。

  詹某前世,姓尤名重湘,一生雖然風雲得志,但所造惡孽,少修功德,因而福報享盡,壽而不永,年僅四十三歲,便已一命歸終,魂往地府報到;案經本殿主公判決,大意如下:

一、尤重湘一氏,在生所犯淫業,雖然未至傷命之行,但累計已深,淫孽難補,因而判決十世孤鰥,雖可行善補過,但判決十世之內,除有上符天律賞例,否則不准解除此判。

二、金氏受辱,併於前罰,不再另判;但種下奸淫前因,必有後果了結,因而兩造判處人身,尤某轉世,以財物、情感受戲弄,准金氏以此為討報之果,了結此段因果。

三、柳氏受辱喪命,雖非尤某直接所造,卻間接因此而起,故准由柳氏枉死城期滿,出冥府討報此段因果,以作了結。

四、尤某一生為惡,身受國恩,不思圖報,借機非法,因不在本殿所管轄,命註結移交五殿審斷,但書尚請五殿審酌本殿所判,先行決議,以了因果。

附註一:所謂天律賞例,乃是天律之中,為勉自新在地府判決定案之後,因陽間道脈宏興,大開普渡之間,凡有啟悟,勵行功德,在天律明定每一項行功標準,則可除地府判例。

附註二:但書,因本案涉及兩殿之管轄,故先審斷之判決,移請後審冥王能審酌前判,以免因果了結時機有衝突,乃為前審冥王移送個案中,請後審冥王注意之處。


冥府七殿文判唐 降

詩曰:生來無子實堪悲。肇建前因信不疑。

   早早升功多懺悔。天倫樂享定能期。

聖示:今夜吾奉主公聖諭,降爾道場,著述判例,列入寶書,以資勸化。

 述:今生無子之判例

  在台北市,有一青年姓陳,年已不惑之年,娶妻黃氏,業已將近十年,夫妻以理髮為業,生活尚稱小康,雖膝下僅得二女,未有一子,是以夫妻倆生活之間,不無遺憾之嘆。

  此案乃為本殿所判,茲將其來龍去脈,概述於后:

  按陳某前世,姓左,乃生於咸豐年間,廈門人氏,本來從事藥材買賣;但因走南闖北,見多識廣,亦因此沾染許多不良習慣,如:酒,如:色。

  因此,入不敷出,乃心中盤算藥材之中,有小部分為禁藥,服食之後,多有亢奮的作用,竟鋌而走險,將此類禁藥,在聲色場所附近,或賭檔之中販售,而其中買來服用者,不外年老體衰,性好漁色者,就是一般無知青少年,故荼毒甚深。

  雖不若鴉片毒害華夏民族之深,但其害亦屬不淺,故被當時所謂俠道人士所惡,加以懲處,成為輕微殘障,但內傷頗重。

  雖然受此教訓,心有警惕,但僅僅不再販售禁藥,對其前半生之罪惡,僅有歉意,未能力行省思,而且後半生,因受暗傷,因此多半纏綿病榻,並無力行善功,以資贖罪。

  僅有一次,因當地有一法緣寺,啟建法會,偶然心血來潮,以齋供僧師首主佈施,頗得法喜之蔭,一生善功鮮少,壽在英年,一命即已歸陰。

  魂至冥府,冥王大怒,乃按其罪行,判處其刑;茲將其判例,摘錄於后:

一、按左某一生,從事行業,有違國家法令,不法之罪,判處十年挖心地獄(因左某行為,未受陽法制裁,故須受冥罰)。

二、左某販售禁藥,助長聲色之娛,有違善良風氣,乃判處三世為理髮師、車伕以及看守員,以此為罰;並因助長不善風氣,將遺患自身,著令三世因果之中,因緣牽連其自身,妻女亦受淫風所害。

三、左某販藥,荼毒青年,斲害幼苗,乃判處三世無子,以償果報,以解前因。

  以上,即為陳某此世無子之來龍去脈,故世人宜惕勉之。


冥府五殿文判詹 降

詩曰:輪迴畜道是何因。陰計害人造孽身。

   報應昭昭明勸善。蒼生惕勵莫沈淪。

聖示:今夜吾降爾道場,乃為奉諭開述判例,列入寶書,以資勸世。

 述:今世失去人身造孽因

  如今世人,大都不信因果報應,輪迴轉世之論;但天生萬物必有其用,亦有其因。今夜吾開示一轉世為猴之判例,以啟悟世人。

  在卅餘年前,香港地區,有一姓吳之人,生在小康家中,自幼即頗受親人之疼愛;唯香港乃因地狹人稠,功利現實之地,故吳某自幼即有功利之心,在此環境中,養成自私自利之心態。而其地又賭風熾盛,乃無時不賭,無刻不用心於投機心態;而人際關係,更處於利與計之中;是以故,吳某對人時時都在算計,如何使別人口袋中的錢,變成自己的錢。

  賺得他人財物,正當的方法,只有作生意,而吳某不思正途,反而設局以賭,或設計圖人以取財;雖然有時得逞,賺得不義之財,但也有事機敗露,遭人毆打追殺。因而,弄得滿身是傷,身帶暗疾,壽而不永,享年三十有
八,一命歸陰,魂至地府,冥王判例如下:

一、按吳某生而為人,四肢健全,不思正當工作,奸計詐人,乃判處失去人身五世,轉為猴類,供人養賞,以消罪業。

二、設計騙人財物,受損者,怨氣難消計有十三件,其中含怨不釋,業力深重者,有四位,乃判處受刀剮之刑;判准結怨因者,將其猴身置於餐桌,以身還債,了結業因。

三、吳某言語造業,有瀆聖人心血,著即但書,判決再得人身,五世不得功名。

  以上,乃判決大意。由此一例,世人尚宜警惕。心無善念,雖得利己之益,但造業因之後總須償還;雖已是若干年後,而且又換肉身,但一縷靈魂,卻是相同,受害於人,受苦自己,勉為惕之。

  而且,尤須惕勉,言語乃為聖人教化文明之苦心,以言語作惡,則削除功名,乃為冥律明定;求功名者,不可不慎!


冥府四殿文判宋 降

詩曰:非奸即盜應為豬。一念存仁德可敷。

   再得人身淪殘乞。明知謹慎戒相扶。

聖示:今夜吾奉主公諭,降爾道場,開述判例,以資列入寶書,勸化世人。

 述:奸盜的判例

  在彰化地區,有一黃姓青年,因家道貧困,乃北上都市尋求發展,孰料因緣際會,反而在同鄉引荐中,加入幫會。

  甚至,在一次尋仇事件中,被人砍斷一隻手掌,但黃某雖然身受其創,未加收斂,仍然混跡幫派之中。又因心理作祟,言行較有乖異囂張,因而同輩中人,多不願與之親近。

  更且,因而樹仇頗多,難以在都市中容身,回到鄉下,又受鄰里輕視,只好竟日藉酒度日,弄得神魂顛倒,枯槁人形。

  按黃某一案,乃為本殿所判。查其前因,乃溯在二世之前,適逢明末清初之際,戰禍頻仍,天下大勢雖已底定,但民生困苦,百業蕭條,因而盜賊四起,有軍中逃兵、壯丁入山,市井無賴成群結派,官府無力顧及。

  在山東地方,有張姓,名澤銘,即為黃某前身,不思正業,意圖不勞而獲,乃上山為寇,以打家劫舍,攔路行搶之強樑行為,奪取不義財利,一生雖然意氣風發,得意於山林,但卻積重罪孽。

  有次,山中群寇出草劫舍,路經邊界小村之時,又順路打撈,擬再行搶,在整個過程之中,難免損家毀舍,有一婦人,身有身孕,拼死護家,群寇鼓噪,唯有張某一念之仁,始得婦人得以身免,保留一身二命之活命。

  張某一生罪惡深重,就此一樁陰德,卻也種下其再得人身之因果善緣。張某年至五十有三,一命歸陰,魂至地府,冥王將其判決,大意如下:

一、張某為寇,乃以好逸惡勞,妄求不勞而獲,鋌而走險,淪入匪盜,其情不可諒,其行罪深重,乃判處十年血污池,以洗淨滿身罪惡。

二、一生為盜,昧心行事,喪盡天良,乃判處十年挖心地獄。

三、按律以盜匪奸掠之人,應判處轉輪為豬,身受千刀萬剮之苦,以償罪業。但張某一念存仁,保全一身二命之陰德,上格天心,好生之德,下感諸天仙佛之慈悲,按律可得賞報,乃斟酌免除淪入畜道,而准再得人身;唯既無淪畜道,果報必須分明,乃將奸盜之因,判處三世身受殘障、乞丐之苦,以了因果。唯婦人受恩如此善緣,准予在張某三世苦難之身,適時援手,一則報恩,再則了斷因果。

  以上,乃為黃某如此遭遇之前因後果,本殿所判,完全依據冥律,加以判處,但張某福至心靈,一念存仁,造下陰德,如此陰德,又牽連一身二命,故又引用天律賞律,加以判處,免除淪入畜道之身。

  由本案判例,可見冥律之森嚴,天律之至正至仁,尚願眾生能夠自我惕慎,莫觸冥律。


冥府一殿文判邢 降

詩曰:事多不順是何因。福運晦暝禍患深。

   不覺善行仁意昧。怨愆牽掣奈如何。

聖示:人生在世,雖然十之八九,事不如意,但遭逢坎坷人生,必有前因;俗謂三年風水輪流轉,而有人轉不過來,則是有其因由,必是福運晦暝、蒙蔽不朗之運勢,成為人生過程之波折也。今夜吾再奉諭,降爾道場,開述判例,列入寶書勸世。

 述:人生運程坎坷之判例

  今台中市,有徐氏青年,在公家機構任職,為人尚稱慷慨好義,心地不惡,但卻是人生運勢坎坷,多有波折,而且運勢不佳。

  每有機會,與人合夥營生時,卻莫明其妙遭人破壞,或者虧損不堪,以致負債累累。徐某之案例,乃本殿所判,按徐某之如此波折,人生過程少有福運,有其前因。

  徐某前世,生於道光八年,廈門人氏,姓何,本為醫家之後,學得一身歧黃之術,可惜生性孤僻,雖然不致宅心惡毒,但卻喜怒隨心,為患者診療,若有不順不遂之處,動則拂袖而去;因而,常有貽誤,使病家多受苦磨,差幸未致造成人命債。但一生,雖然活人無數,取酬過於嚴苛而高,救人卻少,因而背後人稱惡郎中。享年五十有五,一命歸陰,冥王大怒,將其判決,大意如下:

一、按為醫而不存仁心,冥律判處割心、炮烙地獄,各十年。

二、何某為醫,雖有活人,但已取酬,且偏高而苛,已無恩義,但卻有善緣,故此善緣可加備註,以待轉輪。

三、何某身為醫家,率性行事,不顧病家之苦,心無仁德,按律削減福報,判轉人身,福運不開。

四、何某為醫貽誤他人,總計大小冤怨三佰柒拾貳件,雖無人命債,但冤怨綰繫,則人生運勢必受干擾,按律判處轉輪人世,冤怨了斷為止。

  以上,案例明白警示世人,身為醫家,醫者父母心,必須心存仁善,體恤病家之苦,須俱備仁術,始稱名醫,甚願本例能有所惕勵身為醫家者也。


冥府八殿文判武 降

詩曰:毒害偏深附骨疽。願其警惕莫鬆疏。

   牽纏世代多遺患。述例分明志本初。

聖示:今日社會風氣,由於本位心態,功利主動抬頭,人們心靈缺乏支柱,常常猶豫於歧途之間,更因工商時代,競爭劇烈,精神心力俱處於極端壓力之中,故而極易染上不良嗜好,比如風花雪月,而至染上毒癮,斲害一生。今夜吾再奉諭,降爾道場,述明案例,以資列入寶書勸化。

 述:毒害之判例

   台北市有一青年,姓袁,本為中和人氏,因地緣關係,都在都市混跡,後來認識了許多聲色場所之人,因而知道許多賺錢門路;其中尤以販售毒品,最為熱門。

  起初,袁某由安非他命販售作起,略有所得,因而也就頻繁出入聲色場合,更因交遊增廣,販售毒品也由安非他命,而至嗎啡、海洛因等;而身處如此場合,自己也因應酬之間經不起他人鼓噪,嚐試毒品,終致染上毒癮。

  而毒品之消耗財源,以及耗損精神,實非局外人所可體會;不久,袁某即因自己需求過度,無以販售他人;而且在此圈中,名聲一落千丈,並且因無法拿到毒品,鋌而走險,終於身陷法網。

  此事乃為本殿所判,袁某此世之所以遭受毒害,並且以毒害人,乃有其遠因。

  按袁某乃生於晚清之時,適時華夏民族頗受毒害。山西地區,有一望族,姓伍,主人即因吸食鴉片而亡。

  而伍某長子,名惠青,眼見家道受毒品所害,因而憤恨不釋,亦混跡於下九流社會中,從事毒品買賣;一生懷恨偏激,但生性尚稱耿直,除了毒害之外,不獨無過,尚且能夠助人恤貧,不無善功。享年五十有七,魂至冥府,冥王判決如下:

一、按伍某一生為人尚稱耿直行善,准再判處男身輪迴。

二、伍某販售毒品,貽害他人,造成惡因緣,准予逐條錄誌,累世果報,以了結償債。

三、中華民族晚清之間,受外族之毒害,此一因果,則輪迴了結,伍某轉世以毒誤人,則使彼輩自食其果,伍某所造惡因,亦當如是。

附註:伍某輪迴之間,逐世補過,過滿可脫毒害。

  以上判例,註明了因果循環,報應昭彰,現今世道,胡作非為,以毒害人,造成毒品氾濫。吾奉勸眾生,有過者速改,無過戒慎,庶免輪迴之間,害人終害己。


冥府二殿文判王 降

詩曰:率性為真本不差。言行任意業纏隨。

   世人慎惕無犯過。後悔難回已莫追。

聖示:人性貴在率真,但是其意乃為坦率,無所心機,若是任性言行,不但容易得罪他人,也是時時刻刻都在肇始業因,此一業因纏擾不消,終必造成輪迴之苦果。今夜吾再奉主公諭,降爾道場,開述判例,以資列入寶書勸世。

 述:任性言行業障隨

  在新莊地區,有一賴姓道子,頗為堅心向道,居住於公共佛堂之中,日夜受仙佛恩波,得沐法喜,本是非常理想的修道環境,也是可以精修道程的機緣。

  但是,賴女卻是苦惱憂煩一大堆,終日憂心忡忡,悒結不解;原來賴女在佛堂中,頗不得人緣;雖然賴女本性不差,在佛堂中勉強也算是勤勞,而且也是謹言慎行,不敢大意。

  但是,在冥冥之中,像是有股扭曲的力量,使得賴女無心之中,總是莫明奇妙犯錯,或是得罪他人,在無心之間,日積月累,造成道親之間,無法對她好感,因而造成賴女之憂煩。

  此案乃為本殿所判,須溯至賴女之前二世。時在清康熙五年,奉天地方,有一趙遠義者,本是貧家子,家人頗為寄望他能寒窗埋首,以期一舉成名。

   但是,趙某卻因自許漢家兒郎,不肖臣服於異族,故無意於功名,如此心志,本無大傷,而且尚可稱揚。但是趙某無意於功名之心志,卻讓他的心性養成偏激言行,不顧大體,任性而為。

  曾在朋友聚會中,因有人倡行酒令,而倡言者雖讀過幾天書,但卻是商家,趙某乃出言譏諷為附庸風雅,拂袖而去。也曾因心情不佳,則對賓客失禮,言語不當。

  並且,時時自以為是憤世嫉俗,對看不慣、不符心意者,動輒冷諷熱嘲;甚至對人期許之功名,也是加以頂撞,疾言厲色,毫無晚輩之謙恭;諸此種種,一生積習不改。

  率性與任性,一字之差,但卻迴然不同,率性是為真,直不做作;任性卻是心之所欲,己之所好,才為對,不顧多數人之觀感;因而,趙某一生雖有大忠之民族情懷,不仕異族,不貪功名,卻讓其僻性所敗。

  享年五十有九,一命歸陰,魂至冥府,冥王嘉獎賜座,先將其一生耿直心志,大為褒揚,並判決大意如下:

一、按胡人入主中原,大多數均隨遇而安,並求功名,而不計較於民族情懷,趙某能有忠忱之心,對故主漢家之緬懷,堅持不任異族;積慧成根,准予轉世得為修道人,得慧根,以期從佛、道之路,了卻輪迴。判後,立即命差役撤座,容顏轉肅,接續又判曰:

二、按趙某一生言行任性,計有頂觸父母之不孝,對朋友之無謙懷,任意行事,雖非禍及多人,但點點滴滴累積過程,形成一股業力之分別,判處不知委婉勸解父母期待之心,判處轉輪女身五世;任性言行,造成業因,判處累世干擾道程之阻礙。

  以上判例,令人油然心驚,賴女得大好之機緣,精修道程,但是累世之間,一念之差,任性行,卻禍遺五世,時受苦惱,終究即在不能克制心性;是以,吾以此判例,奉勸世人言行之間,三思再三思。


冥府六殿文判高 降

詩曰:今生啞口是何因。謗道非言造業深。

   述例醒迷期勸世。願期惕勉學善人。

聖示:今夜奉主公聖諭,降爾道場,開述一則判例,列入寶書,以資勸世。今日世人身處於工商社會之中,已不若農業社會之純樸,雖然文明提昇,知識分子大為增加普遍,但在功利之間,知識分子也無那股斯文氣息,言語不忌,須知禍從口出,每每無意之間,立即造下口業,今日吾即是述明口業謗道的判例。

 述:口業謗道的判例

  在台南地區,有個陳姓少女,每次讓人一見,就會心生可惜,因為她生得眉清目秀,卻是啞口之人,差幸她除了啞口之外,智慧才能大都差強人意。

  因而,雖然啞口,也不乏追求之人,但是陳姓少女卻因自卑於心,不敢接受,所以心情常常悒悶,日子過得並不如意。此一案例,乃為本殿所判。

  按陳女前世,乃生於咸豐年間,姓江,本為福建人氏,即長,適逢亂世,隨家族渡海來台,家居於今之淡水一帶。

  江某隨家族來台,墾荒農忙之際,鄉間常有廟寺之傳道,雖不若今時方便,但卻不乏熱心之人,借廟會而傳道,當時經濟困苦,大多人忙於營生,雖然有人熱心傳道,但接受之人少之又少,江某即是其中之一。

  他平素為人,尚稱熱心公益,生性倒也耿直,但是每有人談及仙神鬼怪或者傳佈佛道,即斥為無稽,因而信仰者,都避開他不談佛道。江某年至五十有六,一命歸陰,本殿冥王綜囊其生平,加以判決如下之大意,云:

一、江某為人不惡,能助人,一生尚稱累積善因緣,准予轉輪了結。

二、江某生平雖少惡過,但言語謗詆大道,雖無直接阻人向道,但間接損及大道傳佈,造此口業,判處三世轉為啞口之人。

三、江某雖結善緣,已准善緣了結,而言語之間,斥責他人談論法喜、傳佈法音,已足損卻福報之男身,故三世啞口,均以女身受報。

  此一判例,足以昭顯為人在世,須知謹言口業之累,損及福報,得不償失,世人當宜戒慎之。


冥府十殿文判申屠 降

詩曰:累積前冤註後仇。人生坎坷莫怨尤。

   須知謹慎存心意。免教他年禍患留。

聖示:吾今夜再奉主公諭,降爾道場,開述判例,以資列入寶書勸世。

 述:積怨成仇之判例

  在台中南屯地區,有一周姓老者,家產逾億,蓋因市地重劃後,地價暴漲,本為耕農為生,卻一夕之間成為地主。

  膝下有二子四女,本來純樸農家生活,二子入伍後退役,都能在家幫忙;孰料地價翻身,農家變成富家之後,二子爭相與人投資生意,演成爭產、爭吵;而四女之間,有三位已嫁,僅有三女未出閣,但女兒卻也為了家產,想盡辦法,向父母需索,弄得一家子爭吵不休。

  周老慨嘆不已,而致對子女失望,乃成怨怒,而子女對父母也不再是孝順,凡有見面,不是談起財產,便是埋怨。弄起家庭不和的主因,就是在財產,而使父母子女之間、兄弟姊妹之間積怨成仇,也是財產。

  周家的境遇,有其遠因。周老前世,生於嘉慶十五年,山西地方人氏,姓吳,本為貧家子,家中生活困苦,乃出外謀生,學習技藝,進入藥鋪當學徒。

  因自幼困苦,不免心存功利,功利蒙蔽,不免心術不正,身為學徒,又不能有多大作用,乃在抓藥之際,或者取製藥材之際,將貴重藥材留下,以次級品或無用膺品替代,再轉手售出圖利。但長此以來,對藥鋪東家信譽,是一大打擊。

  東家也在街坊之間,聽到流言,於是將吳某革職;吳某一技之長尚未學成,便遭革職,因而流落街頭,最後在市井之間,為人看門守戶,成為市井混混;又因此在花街柳巷、賭檔鏢局之間,成為混混,仗勢橫行,為虎作倀,一生可謂過業不斷,少有善行。

  但是,在中年之時,曾在一處酒坊做圍勢看場時,因不忍見一個小丫頭,被老鴇逼迫賣笑,私下製造機會,讓小丫頭逃離火窟,保全少女清白,得此陰德之外,一生可謂積累重重怨業。

  年至五十有八,一命歸陰,冥王判決大意如下:

一、吳某身在花街柳巷,能夠不同流合污,保全少女名節,放其生機。按天律賞律,得能富裕福報,乃判轉人身,得能享受家業富裕之福報。

二、吳某身入藥鋪,販售藥材,卻以膺品或次級品售出,為己圖利,上不忠東家,下無以對顧客,雖未釀成命債,但積怨卻無以數計。按冥律明定,乃判處轉世後,怨積成病磨,一生藥罐隨身,多受其苦。

三、吳某市井討活,不務正業,為虎作倀,欺壓善良,雖為本身職業所闢,但怨聲載道,積重冤怨。按冥律所定,判處得四女二子,以討債成緣,加以了結此段因果,並得以將家財由四女二子敗盡,以還前世所造冤怨,而未及成為冤親債主單獨討報者。

  以上,乃為周老此世所報之前因後果。天律明定陰德福報,因而周老得有家產富裕,但一生卻受病苦之磨、子女之煩;即在其行事雖非大惡,但卻小過不斷,積怨成仇,此世子女為財產反目成仇。是以,世人當須謹慎惕勉


冥府三殿文判張 降

詩曰:身在公門惻隱心。修功勝得福田深。

   欲期勉勵能仁善。律例分明有好音。

聖示:身在公門好修身,蓋因身在公門,手握權勢,一念之間,可施福澤於他人,亦可一念之間而害人;所以,公門中人修身立德,端在嚴於律已,莫因偏私之心,而妨礙律法之公正。 吾今夜再奉主公諭令,降爾道場,開述判例,以為列入寶書勸世。

 述:為官貪婪壽不永

  在今台南地區,有一陳某,平素言行,尚稱不惡,為人也是隨和,但是卻頗不得人緣,不但朋友少,也更與親戚之間難有深摯相處,而年已卅一,尚未得良緣,雖然多方相託媒妁引親,但是卻無結果。

  此案,乃為本殿所判。按陳某前世,乃生於道光年間,為山西望族,因而頗有詩書根底,當時袁氏本為家道豐厚,故在地方上也稱望族,但是更因交遊廣闊,終能與地方官府有所結交,因而受人所嫉,乃陷構告於上官,因而舉家他遷,流落異鄉。

  袁某乃發憤苦讀,終在官場謀得一職,乃為縣丞之辦事員吏,專門負責文案,因以前家族受到官府所迫,而且對官場中事,也有所熟悉,因而每有訴訟事件,竟客串起司法黃牛,從中牟利,而在圖利之餘,未能分清貧富,一律壓榨,因此頗造怨債,受人怨恨。

  一生少有善功,僅在官場中多少因此而平反他人冤獄,不過仍是唯利是圖,享年五十有七,一命歸陰,冥王判決大意如下:

一、按袁某一生唯利是圖,以在公門不知修功修德,反而造下頗重怨債,乃予判處十年挖心地獄,刑滿轉世為人,了結各項怨債。

二、袁某雖以利而圖,但無心之間,總有代人申鳴不平,是為善功,乃判准再得男身。

三、怨債積重,轉輪人身,必受怨累,人生運勢坎坷,多有波折,因而准為轉輪之後,本身賦性及素行可得善良,如此善惡,各有了結,以昭律例明正。

  以上,是為本案來龍去脈,因而世人當知,得饒人處且饒人,讓人一步,為己種福一分,甚願世人體悟之。


冥府二殿文判許 降

詩曰:殺業牽纏世世深。身軀病痛苦難禁。

   為文案例醒迷輩。惕勵願期永記心。

聖示:吾奉主公諭令,降爾豐原懿敕拱衡堂,闡述一則殺孽牽纏之案例,以資警世。

 述:殺孽牽纏多病痛

  在台南,有一姓謝之婦道,在三年前,罹患一惡疾,乃為背部生一惡瘡。初始僅為紅腫痛癢,愈抓愈癢,抓破見血,敷藥不癒。日久惡化,創深可見骨,血膿併流,醫者無效。

  後有老輩人,請示於神,曰:百鳥朝鳳。此疾之由來,乃投業頗重所致,故藥石無以奏效,須戒殺放生,始得消業平創。此案乃為本殿所判,吾將其來龍去脈,詳述於后,並將判例為註,以期惕勵世人。

  按謝姓婦人,此世已為第三世,造此投業,乃在第一世,實為清乾隆廿八年,生於奉天府人,本為富家子,姓胡名拯蒼,家道富裕,財勢兩足,乃為其福報之深。

  但,胡某生性喜嚐烤味,常命人獵鳥,患烤加味,一生烤味食鳥,不下數萬隻;雖然生平無大罪,且富家子弟,尚能沽名釣譽,以作佈施,但微功不足抵重業,享年四十有五,一命歸陰,冥王判例如下:

一、查胡某生為富家子,享福報,能略行佈施,行功德,乃准再轉人身。

二、胡某一生烤味殺鳥參萬柒仟捌佰參拾陸隻,數萬冤氣綰於一生;乃判為三世轉為女身,生生世世,受百鳥啄背,生瘡纏痛之苦。

三、胡某雖為釣舉,但佈施行功,自有德澤,及准為三世之中,受貴人之助,能受點化,消此殺業,准予地府重新定案,以利自新。

  以上,乃為現世實例,案經本殿所判,藉此闡述,以資警世。


冥府四殿文判江 降

詩曰:貪利由來積善因。轉輪外室四沈淪。

   分明案例能警世。勉爾黎民記取珍。

聖示:今夜吾奉本殿主公聖諭,降爾道場,木筆沙盤,闡述一則判例,以作警化世人。

 述:四世淪為外室之判例

  有胡女者,乃彰化地區人氏,今年僅僅廿三歲,生俱中上姿貌,談吐亦甚得體大方,且在台中市區一家大型公司任職公關人員。

  但,其本身條件之優越,卻在情場上,遭遇挫折,不是無人追求,相反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胡女追求者甚眾,但卻獨獨鍾情於一陳姓男士,而此陳君已有家室,因而三角戀情,時常鬧得三人無法安寧。

  此案乃為本殿所判,茲將胡女之肇因因果,闡述如下:

  按胡女第一世,乃為清雍正年間,河南人氏,姓馬名育英,本為富家子,為人雖然尚稱心地不惡,尚且生性膽小。

  但,其人卻有一個劣根性,喜佔人便宜,曾有過一次,寺廟募捐,為沽名,但又難捨一時之間,將大筆數目捐出,而將此捐款分別拖延三年完成,而其主要目的,卻是將此款用於借人,而賺取利息,一舉兩用,不但有捐款之實,得其善名,而實際支出,又不致心疼。舉此例,乃為表明其佔人便宜之心態。

  其它,諸如:不肯吃虧,想盡辦法,以利自己,層出不窮,因而一生雖無大惡,但累積頗多佔人便宜之因,享年七十有一,魂歸地府,冥王判例如下:

一、按馬某一生無大過,且能參與行善佈施,獎其善功,判准得為福報五世,帶福轉世,善因並准轉成貴星之助,以助安度人生劫運。

二、一生佔人便宜,小因緣總計,共有壹仟參佰陸拾柒件,累計業因,判成人身各個討債主,分別四世完成,了斷業債。

三、按冥律,轉輪一生,好佔人便宜,判轉四世,淪為外室,不得明媒正娶,以警貪人便宜之心。

四、唯馬某一生善因未泯,所判准貴星之助,若能得度,准予將此判決,由承審各殿,按冥律新判,以勵自新。

  以上案例,乃為警惕世人,切莫以為一念之間,認為貪人便宜,僅為小事,若日積月累,形成一大業因,則後患無窮。


冥府十殿文判申屠 降

詩曰:轉世為豬實可憐。不知珍惜種福田。

   暴殄天物當須罰。願能黎庶惕勉焉。

聖示:十殿判轉投生畜道中,以轉世為豬者,須受千刀萬剮,而且屍分千塊,淪入人腹,其罪為重;而其所種業因,有出賣家國、不忠之人,有忤親、弒親等罪大惡極者;而際值如今民生富裕,世人大都不知惜福,並且動輒浪費,因而有審斟其情,判處轉輪為豬。今日吾奉諭,降爾道場,開述判例,以資警世。

 述:暴殄天物轉為豬

  在十六年前,桃園有一張某,自幼家境困苦,乃出外謀生,來到城市間,仗恃聰明,專門以擺地攤,而切清工廠倒閉或瑕疵品;因張某頗稱勤奮,故也在數年間,積蓄一筆可觀財富。

  張某一生,倒也無大過,行雖不為君子,但亦稱中規中矩,而心術當能持正,不會處心積慮、圖謀他人。

  可惜,張某有一劣根性,就是浪費。每有食物不合口味,動輒任其丟棄,並且凡有喜惡,隨手丟棄可食物品於路旁,而在餵養鼠物或者貓狗,都有餵養不當,任食物腐壞,尤其在廚灶之間,不知珍惜米菜,任其流失,以致物腐壞。

  一生積此一過,未能改善,而為人雖無他過,亦乏善功;因而盡壽之時,一命歸陰,冥王將判決大意如下:

  按張某為人在世,大抵功過可乎,但不知珍惜食物之罪,積重一生,乃判處轉世為豬,一生以此償結暴珍天物之過;補過之後,再轉人身,按功過轉輪。

  以上案例,乃為警惕世人,食物乃民之賴以維生,殄之不祥,況且天律早有明文,暴殄天物,足以損福;冥府為警戒世人,乃將此過度浪費者,判轉畜道,以償其過,希世人戒慎之。


冥府四殿文判詹 降

詩曰:轉世輪迴必有因。堪嗟士子日沈淪。

   鸞門警世綸音佈。廣泛仙槎渡庶民。

聖示:際值末法時期,雖曰道魔併降,但道場處處普傳天音,廣度有緣,因而在此時期,修道之成敗,端在各人智慧,而其起伏之變化甚大,而使人蔽障亦更深。今日吾即是奉主公聖諭,降爾道場,開示一篇判例,闡明末法時期在道場之發心,所受之福報,並加以上溯其前因,以列入寶書勸世,見賢思齊。

 述:效勞一志得為神

  在廿餘年前,台中有一鸞堂,可謂開創鸞門全面普化之先鋒,振興台疆鸞門道脈之普傳。但是在當時道務未盡普化之時,雖然堂中有扶鴦,並配合期期雜誌發行。唯當時黎庶不盡暸解鸞門之普化,因而助道者少,發心者亦少,因而一切庶務均有賴核心三、二人,事事均須兼顧。

  當時有一姓李之老者,已進入鸞門,身為鸞下十年,已五十有餘,且居住離道場有五、六公里遠。當時交通未成如今之便利。李氏兼無汽機車可代步,從住家到道場,端賴一輛腳踏車。但李氏見道場工作無人分擔,自行發心,每天早上十時到道場,晚七點回家,在堂中幫忙抄寫發行等一切雜務。十年中不曾間斷,直至在道場中效勞十年零玖個月廿七天之後,一天早上欲到道場之前,先行沐浴之際,卻在此時立即蒙該堂福神之帶引,直上南天報到。

  此案在本殿建檔結案,蓋李氏前世乃生於道光初年,本為富家子,姓張,為人卻頗紈袴,但稟性卻是善良。在當地有關廟,十幾年來無法順利完功,乃因廟中人士之不和,以致造成工程進度之緩慢,張氏發心加以協調,出錢出力,可謂功德莫大。但因張氏一生逸蕩,稍有敗行,因而無量功德雖已呈報 全闕,但與關廟各人事之因緣,乃再判轉此世,個人均接受領命下凡之辦道使命,而各自完成夙世慧命。

  以此案例而言,修道之行持,首在發心,其功無限。今夜述此案例,乃為勉勵天下各道場諸賢生也。


南天文衡聖帝 降

 為「地府判例」一書,吾作篇後語。

  夫,判例,顧名思義,即乃將一事件作成確立之範例,故引循法理,自為不可或缺。

  今地府諸殿文判個個彙述該殿判決事例,編輯成冊,自有含深用意,以資勸化世人。天律之下,冥律森嚴,唯律法雖屬治罪憑據,但不教而誅,謂之苛是以故,本書之著,即乃上天欲以啟悟,警惕世人。今已書成,即將付諸剞劂,吾略述數語,用誌篇後,唯願世人閱書,能有所惕,心生向善,則不負天心教化之苦心。

南天文衡聖帝關 略誌


28